013544

你要相信,他不是走向死亡,而是走出了时间。——余华《在细雨中呼喊》

消散的灵感,飞速的时代,浮夸的滤镜

在指尖的触碰之下

送出一个又一个短暂的、毫无意义、从未过眼的爱慕与欣赏

用作补偿的过路费、取用费


在阳光的炙烤下

从他人庭院中偷来一颗种子,在自己的脑门上洒洒水

躲在那移地而生的绿叶下苟且,还充作劳动后的歇息


在雨水的响声中

窃取他人思维中的精魂,填入自己的笔中

写下马马虎虎、似是而非的语句

勾勒一些无从定夺边际的谎言

用以与人吹嘘并评判


在大风的衣袍中

拿着镣铐与绞索,勒死公理与抗争

绑上黑纱与白纱,蒙蔽真相与一双双明察的眼睛

指黑为白,好不神气


在崭新的十字架前

举起枪自尽

说着要挣脱于模板,却还是心甘......

8 68

阿药

这份迟来的祝福是我们在冬日中

被湿冷空气封锁住的大脑

碎玻璃状的只言片语

在动笔之前,总是有些忐忑

忐忑于我们并不宽容的唇齿间

会挤出一些令人不悦的尖酸词汇

那总是叫人不安

我们并不擅长给予人温和的祝福

求生与清醒或许才是我们人生的标签

可你实在不同

你是我们漫长铁灰色岁月里

轻盈的一点晶莹

在与朝霞暮霭相溶相倚的海边

不疾不徐,在岸前镌刻下一行行涵容而翩然的诗句

一个年轻可爱、富有灵趣的孩子就这样

从云蒸霞蔚的天空上降落到我们的面前

你对我们而言,或许太过年少

我们的心,又在尘世中被擦拭得伤痕累累、疲惫不堪

这使得我们至今未曾有过面对面的深切的交流......

不要总是执着于成为一个父亲

先想想,你究竟为这个孩子付出了多少


在这个孩子身上,他的母亲贡献了什么呢?

她贡献了她近乎一半的生命力

她贡献了她的细胞、她的成熟、她的智慧、她的力量

而他的父亲贡献了什么呢?

他贡献了他体内几千亿分之一


不要总是执着于成为一个父亲

先想想,你有没有决心成为一位父亲


在这个孩子身上,他的母亲贡献了什么呢?

她贡献了让一个生命从无到有的全部的时间

她贡献了她的神经、她的美丽、她的灵性、她的勇气

而他的父亲贡献了什么呢?

他贡献了他生命中几千亿分之一的时刻


不要总是执着于成为一个父亲

先想想,你有没有资格成为一位父亲......


7 119

我爱的人啊,你可曾听到了,远处的歌声?

也许它并不隆重,亦无庄严

它只是一曲悠扬的小调

为你而奏

我爱的人啊,你可曾听到了,那曲中,我对你,诚挚的告白?

像是一只鸟儿飘落下的白羽

如同春日暖风吹动人的良心

唤醒了冷酷寒冷的江河

将失语哑然的钟楼带回起初

它是我碎成三十二片的心脏对你的回报

我回报你的牺牲

我回报我们时时能够看到彩虹的儿时

我回报我们所有人在落日下紧握的手掌

我回报,你终止于三十二岁的青春

我爱的人啊,你可曾听到了,远处的歌声?

黄水仙、羽衣草与金盏花,我们曾见过的美人在歌声响起时悉数出现

在这美好的春景之下,我忘不了你与新春青绿交错相衬的眼睛......

9 111

       丁香与醋栗


紫丁香啊

请看看你脚边的这座湖泊

我那染上青苔的尸骨

就沉默在这凝固的湖底


紫丁香啊

请让我骨上的颜色

透过破碎的琉璃

析出如丝如絮的光线

再让光与琉璃

拧成受湖水揉弄的结晶

请让我们一起被黑暗封在湖底


紫丁香啊

请看看你颈下的那座白塔

塔上,是钢枪与长矛

塔下,是血肉与繁花


紫丁香啊

请让我骨上的蚀痕

涂抹上尚且酸涩的醋栗

请让我不安的内脏

在湖底做一次长长的深呼吸

请放任那墨绿的水藻缠上我褪色的红发

我要做那湖底的土壤

在那静...

9 98

沟边浅绛色的缬草正团簇共放,墙角一枝鲜艳的紫葳正热烈呼吸

草地上新生的亚麻正柔软而坚韧,山野间复开的芸香正馥郁而高洁

她们无比美丽,却在极盛之时被人折下,拓作画中一抹影,唤作瓶中一束花

杀死她们的人挥灭了那颗独属于她们的太阳,她们落下,在地下成为了后辈们的养料


第二年,她们的后辈捡起凶手不要的火把

点燃了一颗被丢弃在黑暗里的软木塞

软木塞在火中散出了迷人的醇香

唤醒了长眠于地下的缬草、紫葳、亚麻及芸香

火把和软木塞一起看着她们

它们安静又温良,没一会儿就将眼睛闭上了

没有了火把,缬草、紫葳、亚麻和芸香却依旧能看得清黑夜中的一切

她们虽已死去多时,身后广阔宏茂的世界却没......

7 84

森林中是永恒的冬日

所以所有出生在森林里的生灵都想要离开森林

想要离开它们共同的母亲

森林外有一个金色的王国

那里拥有四季,没有无休止的冷雪

那里是森林中所有生灵向往的地方

但是从来没有谁能够真正走出森林

森林太广阔,也太危险

所有想要走出森林的生命最后都留在了它们母亲的怀抱里

夜莺的母亲,夜莺的父亲,夜莺的爷爷,夜莺的所有先辈都无一例外

只有夜莺逃离了森林,它振翅飞到了那个国家所掌控的天空下

国中正处冬天,一切都被冰雪覆盖着

但这金色的王国已比森林里温暖太多,夜莺已经十分满足了

夜莺在王国上空盘旋了一周,最后落到了王国正中央一尊铜像披满雪的肩上

铜像肩上的雪厚厚的......

6 91

与危险同呼吸。


尼罗河巨蜥,非洲最大的蜥类,体长1~1.4米,体重4~7千克,一旦遇水,身上的颜色会变得非常鲜艳。体色以暗灰色或黑色为并有横向的带状亮色斑纹,一旦长成后斑纹会变得较不明显。是分布在非洲大陆的一种巨蜥,以甲壳类或贝类为食,栖息于河川及湖沼等各式各样水域环境,一旦遇水,身上的颜色会变得非常鲜艳。巨蜥有四条腿,其四肢强壮有力,未端的趾甲坚硬锐利,极富攻击性。在水中行动迅速从水里出来后,它喜欢在太阳下晒干全身。

尼罗河巨蜥属于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

58

【洪泽旧事•番外】韫鸿

这篇是第九个烈士纪念日(9月30日)加上国庆和重阳节的贺文(意识体都是百岁老“人”了过个重阳节很合理吧)。

一篇文贺了三个节日可把我厉害坏了🌚(虽然迟到了不知道多少天)

时间线是2009年长江大日食①当天。

本章的主角看名字应该猜的出来吧🌚


       天色暗下来的时候皖正在与苏对弈。

       “嚯,天狗食日——欸,阿皖,你说说,倘若这会儿还是‘明’先生的时代,那小皇帝是不是就该下罪己诏②了?”天象有异,苏却连眉毛都没抬一...

16 95

在人生的路上,将血一滴一滴地滴过去,去饲别人。虽自觉渐渐瘦弱,也以为快活。——鲁迅


1936年10月19日,中国现代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鲁迅在上海病逝,年仅55岁。 

1 76
 
1 / 14

© 01354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