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544

你要相信,他不是走向死亡,而是走出了时间。——余华《在细雨中呼喊》

【苏皖】洪泽旧事(6)

终于写到你们想要的画面了!这一章内容还挺丰富的。

下一章就是正常时间线了,后面会继续穿插回忆的。



       皖是被一阵毛茸茸的温热触感唤醒的。

       祂一睁眼,就对上了一对又黑又圆的眼珠。

       皖浑身一颤,立马坐起身,那小东西被祂惊到了,唧啾叫了起来。

       “怎么是你?”皖看清楚对方的真面目后松了一口气。

       “你有很久没来过了。”祂摸了摸小鸟儿圆乎乎的脸蛋。

       这只小麻雀是被祂救活的,沾了祂的气息,开了灵智,年寿也要比寻常鸟儿更久——其实祂本不该救牠的,意识体是更靠近“神”的存在,生死轮回本是常态,祂们早就习惯了——可是祂手里这只麻雀着实是个不一般的,即便那时祂表现得极为冷酷无情,牠还是不肯放弃生机,卯足了劲儿地要往祂身上扑,牠在祂肩头奄奄一息地挣扎着,吸入了祂的气息,伤势慢慢恢复,所以皖算是在不情愿的情况下救了牠。

       小家伙是个知恩图报的,认得救了祂的恩人,此后天天要飞到皖肩上,为祂衔来各种小物什:什么附近石头山上长的松子柏枝野茱萸,那边溪旁开得正好的白杜鹃,不远处沉在河底的琥珀石……每次都会给祂带来不同的惊喜。

       可自从祂与苏州小公子结识后就再也没见过牠了,不知是不是已经被天敌捕为猎物了。

       皖原以为再也见不到牠了,没想到牠居然回来了。

       小麻雀一脸惬意地蹭了蹭祂的手指,乌溜溜的眼珠盯上了不知何时落到了祂肩上的一小抔芦花。

       “你想要这个?啊,说起来你好像也能吃这个,不过你往日里不都是吃草籽的吗?”皖将自己肩上的芦花拍干净,捧着牠在芦苇荡中行走,“我带你去找点好吃的。”

       祂们一路走过来,却没发现什么可以吃的,眼下正是孟春时节,草籽还没结成。

       “看来只能把你带回去了。”皖郁闷地皱起眉。祂不太想回去,特别是祂回去后可能会对上那些惯会说漂亮话实际特爱阴阳怪气挤兑祂的江苏巡抚们。

       “皖君。”皖坐在洪泽水边长吁短叹时,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由远及近。

       “苏君。”皖从水里看到了来人的影子,却疲于应付,祂敷衍地招呼了对方一声,没再理会。

       “皖君有烦心事。”对方似乎对祂的敷衍视而不见,仍然坚持与祂沟通。

       “苏君最知道我在忧心什么。”皖不喜欢被不识趣的纠缠,故意反唇相讥想把对方赶走。

       “敝人晓得,可惜此事绝非吾等可干……”

       “苏君当然可惜,这获利的是你,不是我。”

       皖没等祂把话说完便一通抢白:“谁不知你家得天独厚,钟灵毓秀。我八皖大地处处不如你,我被他们踩在舌头底下不知多少年,你们把我们当垫脚石我早便知道!苏君,你誉满天下,声望显赫,又何苦到我这一间小庙儿里来虚与委蛇,做这一副假仁假义?”祂忍太久了,从前和苏同管江南时就有人对祂说三道四,现在分家,依然有人对祂说三道四。祂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是,祂不如苏,因为祂生得不好,所以那些苏信手拈来的事祂要花上数十倍、数百倍的努力才能追上,祂拼了命地要赶上祂,就是为了让祂的孩子日后走出家乡不用被人戳着脊梁骨明褒暗讽!祂种了那么多的粮食,为朝廷培养了不输于任何地方的人才①,祂做得还不够多吗?那些既得利益者有什么资格唾弃祂!

       皖攥紧了拳头。祂肩上的小麻雀像是感受到了祂的情绪,眨着眼蹭了蹭祂涨红的脸颊。

       “皖君说得不错。”祂听见那“人”的脚步声了,轻盈缓慢,永远是从容淡定,谦谦君子的样子。

       而祂呢?这才见了不到两面,祂次次在祂面前失控,这回更是在祂面前展露出恶劣的一面来,祂分明最不想在祂面前出丑的

       皖几乎要哭出来了,祂何尝不想做一回君子,可祂做得到吗?祂做不成君子,便只能做山野闲人。

       蓦地,祂身体一僵,不敢置信地回过头。

       苏抱住了祂,祂们仅仅见过两面,祂却无比熟练地抱住了祂,仿佛祂曾做过无数遍这样的动作。

       “是我冒犯,如皖君不怪罪,还请赏光莅临寒舍。”

       不愧是读书人,说话都这么文绉绉的,皖想到。

       祂没有答应,却也没有拒绝。苏便扶住祂的臂膀,将人带回了自己位于淮安的府邸。

       苏将皖引入前厅,亲自给祂倒了一杯茶。

       “花果山云雾茶。”皖礼数周全地回敬祂,端杯浅呷一口,脸色缓和了些,“你倒是舍得。”

       “待客之道,不可疏忽。”苏在祂对面落座,“皖君可消气了?”

       “你会做人。”皖轻嗤道,“做到我头上就不应该了。”

       “什么人不人的?我们哪儿算得上人?”苏高深莫测地说了一句。

       “呵。”皖来了兴致,“苏君当真看得明白?”

       “明白还是不明白,我们都在。”苏浅笑道,“皖君着相了。”

       “也是。”皖合上双眼,“那小家伙呢?一进你府上就跟回自己家似的,你在养着祂?”

       “说来惭愧,原先不知这雀儿是归你所养。”苏向祂道歉。

       “不必,也谈不上养。”皖困倦地撑着头,“不过偶然之际,结了缘。”

       “你既养了牠,便好好待祂。”祂意有所指。

       “这是当然。”苏察觉到祂话中的乏意,顿了顿,“皖君似是疲累多日了,不如今日便在敝人府上歇息?”

       皖没有回应祂,祂已经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或许皖自己都没有发现,祂在“小公子”身边更能安睡。

       苏神色复杂地看着祂,最后还是将人打横抱起放到了床上。

       “皖君,好生歇息。”祂犹豫了片刻,还是吻了吻祂的手腕。

       先前在屋顶上祂还有些怀疑,等到了大殿上祂自己去看,才发觉皖脖上的印记艳得过分了,也难怪“清”能猜出祂的心思。

       苏揉了揉暗暗发痛的眉心,“清”给祂留下的恐惧太深,以至于祂一想到便有了本能反应。

       日后祂可得好好琢磨如何在“清”的监视下与皖私会了。


       “久等。”苏匆忙赶上和皖约定的时辰,来到对方的院子里。

       “来了,坐。”皖百无聊赖地在喂池塘里的鱼,“等着,我去给你倒茶。”

       “不必,端阳日头毒,我给你带了绿豆汤。”苏手里捧了只小盅,里面装了满满当当的绿豆汤。

       “劳你费心了,我前头刚吃了‘五黄’。”皖把手上的鱼料撒完,懒散抹了把手,脚下打着颠儿坐到苏旁边。

       “你脸色不好。”苏瞥了眼祂清瘦的腕子,“还是……水灾②的后患?”

       “已经恢复不少了。”皖咳了咳,“不妨事,反正每次洪水来了不都是我挡在你们前面?苦了我的孩子,保你们家……”

       “别说了。”眼见着勾起了皖的伤心事,苏红着眼眶打开汤盅,“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但愿如此。”皖一口一口被祂喂着喝下汤,“总要有人冲到最前面的……

       没有任何人,也没有任何意识体知道,皖痛觉不敏,但祂痛觉并非天生不敏感——凡是生灵,越是敏感越是强大,意识体均是感知敏锐,而皖的“不敏感”,则是生生被磨出来的。祂已经对受伤这种事麻木了,如果不会痛,就不怕受伤了吧。

       祂这么想着,慢慢丧失了痛觉。

       祂不会痛,真好,这样祂便能坚持得久一些了。

       “阿皖,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苏轻轻吻着祂的额头。

       皖又睡着了,祂近些年乏困多觉,基本没什么清醒时候。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铮——”利刃出鞘的声音无比刺耳,苏却好似根本听不到,平静地望着皖盈满怒气的双眸,不言不语。

       “我到底哪里对你不起?你要这般对我!”皖身上到处都是斑驳的痕迹,玄色的衣袍遮不住祂手腕和脖颈上的青紫掐痕,苏垂下眼,没有看祂。

       “你说话,你个懦夫!孬种!”皖气得剑都拿不稳了,祂丢下剑,一把扯起苏的衣领,“你不敢说是不是?好,我替你说!你昨晚来这里,说是‘中秋月圆,良辰美景,当共饮浇漓③’,是也不是?”

       “我应了,是我相信你不会对我做什么,可是你呢?我是你的同胞兄弟!你怎么敢……”皖一口气噎在嗓子里上不来下不去,身下又伤着了,登时身形不稳跪倒在地,苏习惯性地要去扶祂,被皖狠狠打开手。

       “你最好马上离开这儿。”皖沉着脸说。

       苏面无表情地推开皖的远门,腰杆直挺地走了。


       一切都是阴谋,一切都是算计;一切都来自利益,一切也都来自爱。


       祂们的关系太紧密了,纵使祂们无法代表民众,也始终会影响民众,为此,“清”使了条毒计,一条足以让祂们死生不复相见的毒计。

       意识体与意识体之间有等级差别,体量大的对体量小的具有天然压迫,这也是苏每次见到“清”都不自觉头疼的原因。

       也因此,作为家主的“清”知道更多对付意识体的办法——这些办法原本是为敌人准备的,当然“清”也无法把它用到和自己能量来源相近的意识体身上。

       既然无法直接伤害,那就用诛心之术吧,“清”向来擅长那些。

       江南从来都是“清”的心腹大患,尤其苏皖近年越发不掩饰的紧密关系彻底冲破了“清”的忍耐底线。要知道,祂最担心的就是江南联合起来危害清廷的统治,所以苏皖必须要分开了,就算两地民众感情未曾减弱,两地意识体的联系也必得斩断!

       先前的洪水便是开头,“清”唆使皇帝寒了八皖大地民众的心,让苏皖两省民众有了嫌隙;这次便是要斩草除根,不给祂们留一点机会。

       有什么比从感情上斩断机会更为保险的方式吗?没有。

       所以“清”神不知鬼不觉地在祂们的酒里下了东西,祂们实力不济,一无所知地喝下了酒,不明不白地荒唐了一夜。

       苏事后冲上大殿逼问“清”到底在祂酒里放了什么的时候,对方笑得疯狂而狠辣;“苏君,你可真会泼脏水给我,那药不过是能激起你心中最强烈的渴望罢了,这怎么能怪我呢?若是你当真白璧无瑕——”杀人还要诛心,莫过于此。


       此后直到抗战,祂们都未曾见过面,祂忙着革命④,皖被各方势力软禁。然而夜里许多次,苏都会想起皖。

       看到水里的游鱼想起祂们一起去洪泽湖钓白鱼⑤,看到苦丁茶⑥想起皖喜欢吃苦食,皖常说吃苦食能保持清醒的头脑,他们一起过的第五个端阳,皖给祂包了苦粽子,尽管皖坚称那是药馆做的新品。

       偶尔闻到花香的时候祂也会想到皖,想起祂曾拾起被风吹落的玉簪花⑦为皖簪上,结果最后又被祂那只小麻雀给啄烂了,清甜的花香漫了一地;有时祂嗅到臭气会想起皖——意识体能闻到的气味大多是“人”和同类的欲望的气息,并且对于同类的气息,祂们往往无法捕捉;善意、美德是香味儿,恶意、劣行是臭味儿——他知道皖很珍惜香味,皖的鼻子对臭味最敏感,大部分时间,祂闻到的都是臭味儿。再比如祂到现在都不敢喝酒,一闻到酒味儿就会想起当年的事,那晚月色温柔,酒杯里的异香很勾人,是祂们从未闻过的,那天正是中秋……祂们之间的回忆太多了,祂割舍不了,也不愿割舍。


       等到祂们都强大起来,再相见吧。

       到那时,说不定就能对经历过的不堪一笑而过。

       他们会愈发强大,强大到可以抵抗分裂的痛苦,克制住自己不去陷入沉睡,去见证时代,见证奇迹。



注释:

①具体可见明清时期安徽有哪些突出的科技成就

②乾隆七年(1742)入夏以来,南方多雨,山水暴发,黄淮交涨,湖水漫溢,河道决口,致使江苏、安徽、湖南、湖北、贵州、江西、浙江、山东等省均有受灾地区。其中江苏、安徽两省水灾尤为严重。安徽凤阳、颖州、泗州所属十九州县,因淮河水发,田园庐舍被淹,夏麦、秋禾无收。江苏徐州、海州、淮安、扬州四府所属二十九州县,因黄河异涨,洪泽湖漫溢、堤坝冲决,毁民居数万间,人畜死亡难计。淮北盐场、荡地、盐池尽被水淹,灶户停扫。扬州一带中产之家至极贫之户,俱都流离四散惨苦万状。两省灾民有数百万之多。乾隆帝闻报,十分焦急,指示两省督抚,不拘常例,竭力拯救;水退之后,要倍加抚绥,毋致失所。降旨免除被水州县本年额赋。又派熟谙河务的直隶总督高斌和刑部侍郎周学健为钦差大臣,前往江南办理赈济与水利诸事。乾隆帝还多次下谕,督令大学士、江南督抚、漕抚、河督等调拨银米,赈济灾民;排洪筑堤,重修水利。八月发库银二百五十万两,散救灾民。九月初一日,又命将江南、徐、淮等地所存仓谷共五十四万石,平粜赈灾。又借浙江仓粮十万石,截留山东漕米十万石运至江南备用。九月十六日,乾隆帝又谕示大学士等:江南被水,需用浩繁。已陆续发下江藩、粮、盐三库存银九十四万两、米谷一百一十余万石,今年盐课存银一百三十万两、米谷一百二十万石,今年盐课存银一百三十万两。总计两省现在所存银、米,已不下五百余万。但赈恤之务,至明年麦收前,必须接济,应早为预备。著于邻省再拨银一百万两,于岁内解往江南,分贮江苏、安徽藩库,以备按期散给。同日,安徽巡抚张楷奏报:凤阳、泗州两府所属,自七月起至今已赈济完毕。颍州府属自八月起,将次完竣。查应赈贫民,大小口共计二百二十余万。赈济月分,遵旨办理,将最重之凤阳等十三州县,于部例之外,加展三月;次重之定远等六州县,加展两月。按受灾等次,分别赈济七到四个月口粮,一律赈至明年三月止。按例不应赈济之次贫者,也赏赈一月口粮,于所底发给。

③浇漓,亦作“浇醨”。浮薄不厚。多用于指社会风气。文风浮艳不实。酒味淡薄。亦借指薄酒。 

④江苏对辛亥革命作用极其伟大,它对于挽救湖北革命面临的危急形势、对于建立中华民国南京临时政府都有重要贡献。详请可自搜《辛亥革命与江苏》。

⑤既红鳍鲌(学名:Chanodichthys erythropterus)是鲤科、鲌属的一种鱼类。体长,侧扁。腹棱完全。口上位,口裂几与身体垂直,下颌向上翘。喜栖息于水草繁茂的湖泊中,在河流中通常生活在缓流里。红鳍鲌为凶猛性肉食性鱼类,幼鱼以枝角类、桡足类和水生昆虫为食,成鱼以鱼、虾、螺、昆虫、幼虫和枝角类等为食。分布于中国、韩国、朝鲜、蒙古、俄罗斯、越南。属于名贵鱼类,少刺多肉,从隋朝开始就成为进献皇室的贡品。有较高的药用价值,具有补肾益脑,开窍利尿等作用。俗称翘嘴红舶、娇鱼、白扁鱼、黄白鱼、翘嘴、大白鱼、翘嘴白鱼。

⑥苦丁茶,中药名。是冬青科冬青属苦丁茶种常绿乔木,俗称茶丁、富丁茶、皋卢茶,主要分布在西南地区(四川、重庆、贵州、湖南、湖北)及华南地区(江西、云南、广东、福建、海南)等地,是我国一种传统的纯天然保健饮料佳品。苦丁茶中含有苦丁皂甙、氨基酸、维生素C、多酚类、黄酮类、咖啡碱、蛋白质等200多种成分。其成品茶清香有苦味、而后甘凉,具有清热消暑、明目益智、生津止渴、利尿强心、润喉止咳、降压减肥、抑癌防癌、抗衰老、活血脉等多种功效,素有“保健茶”、“美容茶”、“减肥茶”、“降压茶”、“益寿茶”等美称。袋泡苦丁茶、苦丁茶冲剂、苦丁茶含片、复合型苦丁茶等多种保健食品。

⑦玉簪(学名:Hosta plantaginea (Lam.) Aschers.),又名白萼、白鹤仙,是百合科,玉簪属的多年生宿根植物。叶基生,成簇,卵状心形、卵形或卵圆形。花葶高40-80cm,具几朵至十几朵花;花单生或2-3朵簇生,长10-13cm,白色,芳香。蒴果圆柱状,有三棱。花果期8-10月。玉簪耐寒冷,性喜阴湿环境,不耐强烈日光照射,多采用分株繁殖,亦可播种。原产于分布于中国四川、湖北、湖南、江苏、安徽、浙江、福建及广东等地。欧、美各国也多有栽培,可用于树下作地被植物,或植于岩石园或建筑物北侧,也可在林缘、石头旁、水边种植,具有较高的观赏效果,常用于湿地及水岸边绿化。

评论(19)
热度(146)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013544 | Powered by LOFTER